第12章 过来(1 / 2)

“想起了吗?”

陆霆深突然撑着伞,停在某棵枫树下,冷幽幽地问。

筱筱顿时转过身,站在伞下,看着陆霆深,穿着白色西服,配着黑色时尚襟花,那侧脸庞,如同雕塑,深邃的双眸,折射出如星的光芒,高挺的鼻梁,仿若坚守的城池,薄唇轻抿,性感而迷人,十年了,竟变得如此成熟,魅力,帅气……

她顷刻低下头,隐忍着眼眶里的泪水,沙哑地问:“想起什么……”

“纵火案的真相……’

筱筱的心一疼,重闭上双眼,任由泪水滑落……

身体,甚至微微抽搐。

陆霆深撑着伞,仿佛一具雕塑,毫无人的性情,极其残忍般,神色冷敛,双眸折射出一阵幽深的光。

筱筱看着面前人,这般残忍的模样,她也渐收起情绪,渐浮起清冷的神色,握紧拳头,看着这个人,说:“我什么也想不起!什么也没有!”

“那你哭什么?”陆霆深顿时转过身,看着这个人问。

筱筱也抬起头看着陆霆深,心再尖锐般的疼痛,才说: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故意把我带来这枫林道,想要折磨死我!”

泪水,再持续地滑落。

陆霆深深邃的双眸,盯紧筱筱,脸上落下来的泪水,突然转身。

“混蛋!”

筱筱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,便快速地捧着相机,走进凄迷的小雨,离开这个人。

“哎!?你们俩个人,怎么回事啊?”

“筱筱,她怎么自已走了?”

刘烨和单子明,这个时候,才撑着伞走过来,看着筱筱难过离开的身影,奇怪地问。

陆霆深不作声,只是看着筱筱,那伤心,难过,逐渐远离的背影,心,有点收紧,却还是隐忍着神色,往前走。

明德医院,三号附楼。

员工餐厅,与高档餐厅,都在此楼层。

此时,正值中午,各式风格的餐厅,来来往往无数医护人员,还有许多行政办的员工。

不知道有多热闹。

就连副院长,都跑过来就餐。

宣发部的人,也来了,凌菲,小周,蔓丽几个,更是饿得闹饥荒一样,冲到中餐馆,听说中餐馆的老厨师,今天生日,特意宰了一只羊,请大家喝羊肉汤。

最能占便宜的,肯定是宣发部。

因为,宣发部的刘宇成,是中餐馆的老厨师的侄子。

往常,这个时候,筱筱跑得最快,因为作为老厨师未来的“侄媳妇”,向来最得疼爱,有什么好吃的,好喝的,总是第一时间想到她。

刘宇成这两天,魂不守舍的,总想着筱筱,不知道在总政办的宣传中心怎样了。

吃也吃不香,睡也睡不好。

忧愁得不得了。

此刻,他就正站在员工餐厅所属的附楼下,来回徒步,到处眺望,想着中午,筱筱会不会被总裁放出来,吃午餐?

此时,淅沥沥的小雨,继续下着。

刘宇成正焦急的时候,突然看到某个熟悉的身影,正迎着淅沥沥的小雨,快速地走过来。

手里,还捧着那台好熟悉的旧相机。

他的眼睛一亮,叫了声:“筱筱?”

筱筱正伤心难过间,眼眶还溢着泪,边往前走,边感觉,身体都被穿透,辗碎了,突然听到一声叫唤,她顷刻抬起头,看到刘宇成,正站在附楼前,那焦急等待的身影,心,瞬间暖了。

刚要迈步走过去,谁知道,脚下一滑。

“啊!!!”

她整个人,竟摔在了附楼前的空地上。

相机,都差点摔了。

“哎!”

刘宇成心疼地叫了一声,赶紧迈步,跑下附楼的阶梯,来到筱筱的面前,先是迎着迷离小雨,看着那白晳的脚踝,都有点红肿了,即刻横抱她,往着附楼门庭走去。

筱筱一下子挽紧刘宇成的脖子,看了他一眼。

顷刻,脸伏在他的脖子间。

重松了口气。

明德医里的所有人,都知道,这俩人一定会成为“夫妻”,所以,也就见怪不怪。

一个身影,却停在附楼前,紧看着面前的一幕,身体稍僵硬。

气氛,开始发现了一点奇怪的转变。

陆氏医院集团总裁办的秘书,与保镖们,顷刻先行一步,来到附楼下,形成俩排,更有些保镖,提前到附楼内,准备临检中餐厅的情况。

好些出出入入的医院的医生与护士,还有行政部的职工等,看着这情况,都奇怪地想着:“怎么啦?”

有些职工,这个时候,才看到前方枫树下的陆霆深,那么魅力帅气地站在一旁,身后还跟着俩个很俊朗的男人,都不禁一阵惊讶地叫起来。

“天啊,陆总,到我们员工餐